为什么十几年前的音乐综艺比现在更好看?

  即便是前段时间爆火的《青春有你2》,除了“淡黄色的长裙”和那声作出天际的“哇哦”,它真的还有其他吸引你的地方吗?

  原以为老牌节目《歌手》会给你带来一丝慰藉,没想到也是狗尾续貂,随着总决赛冲上热搜的,竟然是#歌手剧本#和#歌手难听#。

  今时今日,我们已走到“后音综时代”,迷恋和脱粉一样容易,成名和倒塌一样迅速。所有以音乐为名出发的,最后都裹进了流量与浮躁的洪流里摇摇欲坠……

  那时有个节目叫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》,简称“青歌赛”,参赛选手要么是科班出身,要么就是专业院校的学生。与其说是一场选秀,不如说是一次大型艺考。

  比赛现场,评委面无表情,惜字如金,除了去掉一个最高分,再去掉一个最低分,节目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看点。

  而随着新千年的到来,普通草根对参加选秀节目的需求日益增长。正如纪敏佳所说:因为观众需要一个有参与性的节目,不能你自己搞自己玩,大家也要玩。

  2004年,主打平民性的《超级女声》应运而生,参赛标准就一条:只要是你是女生,就可以来参赛。

  2005年,“超女”报名人数一度突破15万。15万人报名是什么概念?至今还没有出现过,报名人数能超过“超女”的选秀类节目。

  当年杭州报名点的现场,5000人排队,12个小时的等候,就为了填一张报名表

  更夸张的是成都,报名首日就人员爆满,甚至还有从内蒙古坐二十几个小时火车赶来的人。

  参赛选手的年龄,上可以达到89岁,下可以达到6岁,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老少皆宜,全民狂欢。

  没有任何滤镜美化的全程直播,不修音不加伴奏的纯人声清唱,没有任何多余情节,不需要个人介绍,上来直接唱,有些人刚开口就被劝退。

  口齿不清的6岁小姑娘唱蔡依林的《爱情36计》:“是谁说漂亮女生卖大脑,只懂得暧昧和虾饺。”

  即便这些表演有点儿不忍直视,难以入耳,但都不妨碍她们的自信:有个选手怕自己以后太红了,临走前还主动要给评委们留个签名。

  正是在这样一锅大乱炖中,顶着刺猬头、跳着拉丁、声音像男孩子的酷女孩李宇春,打着鼻钉露着肚脐、笑起来整个教室都能听到的何洁,不会化妆、顶着高入云端发际线的张靓颖,戴着眼镜、全程紧张连话筒都掉到地上的周笔畅……她们脱颖而出,走到了决赛,拥有了自己的粉丝团,也完成了蜕变。

  在最终的PK赛中,为了给自己的偶像拉票,成千上万的粉丝走上街头,举着偶像的超大幅海报,拿着扩音器,高喊着口号,呼吁路人支持他们的偶像。

  在那个投票还需要靠短信的时代,短信投票费用的最低标准为0.5元/票(移动用户是1元/票),而当时的一杯奶茶也就两块钱。

  即便是这样,最终所有选手得到的累计票数还是超过了3亿票,而在总决选直播的短短2个小时里,全国观众通过短信总共投出了8153054票,李宇春一个人,就拥有300多万票。

  如今,距那年“超女”,已经过去了整15年。当年稚嫩的偶像们也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而那些为偶像而疯狂的粉丝们,也都变得理性和冷静,走进了人生的新阶段。

  人们不禁发问,那时候的“超女”到底有什么魔力,能在人们心中留下这样深的印象?

  其实,台下的粉丝之所以爱着台上的偶像,正是因为台上的女孩们,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他们的追求与渴望。那些自己想表达的,偶像可以帮他们表达;那些自己想做的事,偶像可以代替他们做到。

  留着短发的李宇春,代表着叛逆张扬不循传统的个性。家境普通,只能在酒吧卖唱赚生活费的张靓颖,代表着独立自主的励志。

  不管是登上《时代》周刊的李宇春,还是激动地与总理握手的周笔畅,人们在她们身上看到的,是一种实现梦想的可能性。那时候的人们,真的相信通过参加一次选秀,自己的梦想就可以被实现。

  所以,各种各样的女孩,带着这样的想法,从四面八方赶来这里,期待站在舞台上发光发亮。

  “超女”掀起的狂热,让各大卫视看到了选秀节目的巨大市场,从而催生了大量同质化的节目,间接导致选秀综艺的热度渐渐消失。

  一档由国外引进的本土化节目《中国好声音》横空出世,推椅转身、抢人大战的全新模式,以演唱实力为唯一晋级标准的高要求,成功赢得了大众的视线。

  那年夏天,好声音几乎成为家中唯一一个不用抢遥控器的节目,一家人都能在节目里找到自己喜欢的歌手和曲风。

  导师们为了抢到优秀歌手的唇枪舌剑、妙语连珠,更是制造了大量的话题和笑点。

  邓紫棋后来在《中国有嘻哈》中的那一句“我帮你唱Hook”,估计也是从当年那英那句“我帮你唱和声”学来的。哈林就比较逗了,也没有什么花哨的话术,直接从座位上蹦起来一个劲儿地喊。刘欢,作为大多数选手“爸爸妈妈的偶像”,当然要保持稳重,所以只好打温情牌:“跟着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好前途,但我会给你最好的。”

  节目播到后半程,收视率惊人,其收视成绩、话题度、广告费,不断刷新着人们的想象。

  即便《中国好声音》比起超女,参赛的门槛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,但草根选秀的内核依然没有改变。

  在初期的选拔中,会有专门的人去民间寻找优质人才,然后会对应选手的出身和背景整理成一个故事,在比赛中,由导师提问,再由选手自己讲出。那还是一个男选手敢名正言顺带着正牌女朋友去参加比赛的年代,因为他们就是去唱歌的。

  回看第一季好声音的选手集锦,真的是“神仙打架”,会有那种没有被选中而让你觉得可惜的参赛者,却没有那种被选中之后被质疑的人。

  因为节目没有大手笔地去做后期修音,没有搞得所有人都像行走的CD。当时的节目组,也没有故意制造导师和观众的矛盾点来炒话题。

  操办过超女快男等爆火节目的湖南卫视,眼看浙江卫视凭借《中国好声音》风头十足,也准备做一个节目分一杯羹。

  这个任务交到了洪涛手中。2013年,湖南卫视买下韩国一档节目的版权,引进中国,就有了《我是歌手》(后改名《歌手》)。

  《歌手》的比赛形式与以往其他节目最大的不同就是,参赛选手不再是普通草根,而是已经成名多年的一些实力歌手。

  第一季时,洪涛从湖南飞到北京,又从北京飞到重庆,不顾台领导、专家顾问、团队成员的一致反对,毅然决然地请来黄绮珊:“她一定会是这个节目当中的一个核武器。所有领导都反对,但我当时就说,我作为一个总导演,一定要她,而且一定要相信她。”

  在当时的国内主流音综里,几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,愿意给那时的黄绮珊舞台的节目了。

  盘点前几季节目的“黑马”们,都证明了一个好音综可以对乐坛的正面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。

  《歌手》的初衷,是为了把更多的优秀歌手请到一个舞台上来,通过竞演的方式为观众们带来更多不一样的音乐,让观众看到这些歌手的另一面。这是导演洪涛的梦想,也是歌手全体工作人员的梦想。

  全新的形式和歌手的卖力演出,很快取得了成效,《歌手》的收视率一度超过老牌综艺《快乐大本营》和《非诚勿扰》,成为一档全民性节目。

  第一季首播的时候,有些工作人员甚至三天两夜没有回家,衣食住行都在工作室完成。

  除了节目组的用心,参赛歌手也有着他们的追求。《歌手》第四季时,洪涛想请张信哲来参赛,但张信哲却迟迟没有答应。

  网传张信哲将参赛的消息一度被定为谣言,直到张信哲真的登上了《歌手》的舞台。那晚他携近20名孩子,共同演唱了一首《亲爱的小孩》,感动不少观众。

  事后才知道,张信哲与洪涛做了一次“交易”,张信哲来参加比赛,《歌手》节目会发起一次公益活动,援助台湾偏远地区的小朋友,获得音乐教育的资源。

  如今,几个年头过去,已然跻身老牌音综的《歌手》也迎来了自己的瓶颈期。《歌手当打之年》的评价十分两极,不复当年的荣光。

  以前的音综好看,贵在那份真。不管是《超女》的“全民皆赛”,还是《中国好声音》的“你的梦想是什么”,亦或是《歌手》的“一切都是为了音乐”,离不开的都是那份对音乐和梦想的简单追求。

  而如今的音综之所以不那么好看了,是因为其中掺杂了很多功利和浮躁的因子。很多节目为了流量,放弃了自己的初衷和坚持。表面上看起来,节目中的梗多了,流量多了,似乎很热闹,但已经很少有节目里的歌能被普通听众加进歌单。

  而对于选手来说,短暂流量洪流的聚合给他们带来的热度,终究会因为没有实力、没有作品,而被淹没在流量的大海中。等节目结束,观众除了能记住几个梗,并不会如何关注这些艺人。大浪淘沙,日月更迭,新的节目会出现,新的梗又会出现,观众热衷于追逐的,只是那些梗带来的快乐而已。

  归根结底,一档节目长命与否,最终还是要落到节目的质量上来。有了口碑自然会火爆,但如果只靠着炒作和玩梗,鼠目寸光地榨干每一点流量,最终也只能被流量所反噬。

上一篇:TMEQ1财报在线音乐付费用户稳步增长疫情大考下坚
下一篇:让来自土地的音乐回馈土地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音乐资讯-深港在线乐坛动态栏目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minicoopertours.com

秒速时时彩,秒速时时彩平台,秒速时时彩官网,秒速时时彩开户,秒速时时彩注册,秒速时时彩投注,秒速时时彩登录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